推动金融高质量发展丨强大的货币铸牢基石 助力金融强国建设

频道:区域经济 日期: 浏览:22

编者按:1月16日至19日,300多名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就推动金融高质量发展进行专题研讨。开班式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这是对加快建设金融强国的一次再动员、再部署,对于金融工作举旗定向、谋篇布局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即日起,证券时报推出“推动金融高质量发展”栏目,围绕“六个强大”“六大体系”等重要部署开展专题报道,敬请关注。

证券时报记者 贺觉渊

货币是金融体系的基础,是综合国力、国际竞争力和宏观治理能力的综合体现。在加快建设金融强国道路上,“强大的货币”作为“六个强大”关键核心金融要素首位,揭示了强大的主权货币作为金融强国基石的深刻内涵。

在受访专家学者看来,强大的货币既要对内能够充分行使货币主权,也要对外展现国际货币的地位。币值稳定、使用便利、投资渠道广阔是货币强大的表征,这离不开自身经济强大做支撑。

着眼于币值的稳定

推动金融高质量发展丨强大的货币铸牢基石 助力金融强国建设

“一国货币的强大体现在币值稳定。”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张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内层面看,强大的货币表现为不会出现明显的通货紧缩、通货膨胀,保持稳定的物价;国际层面看,强大的货币表现为国际货币。

货币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关乎千家万户的交易和购买能力。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潘功胜指出,一个强大的货币,可以更好履行价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和储藏手段功能,增强货币持有者的信心,满足对外开放和跨境投融资的需要,为国民经济健康发展提供有利的货币金融环境。

着眼于币值的稳定,强大的货币既需要强大的经济基本面作为支撑,也必须始终把握货币主权。过去一年,面对国内外经济、政策周期不同步的挑战,人民银行坚持以我为主,没有跟随加息,优先确保国内发展。稳健的货币政策精准有力,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没有“大水漫灌”,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保持基本稳定。

“可以看到,人民币汇率整体呈现双向波动的特征,总体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因此,币值的稳定,或者说人民币保值的先决条件是国内经济基本面强。经济强,货币自然就强。”张伟说。

中国人民大学长江经济带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戴稳胜对记者强调,从历史经验看,拥有强大的经济基础是产生强大货币的必要条件,但并非充分条件。如果一国没有自主货币权,就不太可能实现本国利益、人民利益至上。

“没有强大的本币,央行就没有影响经济的工具与抓手,就谈不上强大的央行,金融机构、金融中心始终依托他国货币运营,则不可避免受控于他国货币政策,就谈不上真正独立而强大的金融机构,更无法拥有真正强大的金融中心。”戴稳胜说。

人民币优势将愈加凸显

怎么才算是“强大的货币”?虽然没有具体定义,但受访专家学者一致认为,货币的强大是经过市场检验后比较出来的。因此,强大的货币必然有较高的国际化地位。

在戴稳胜看来,强大的货币应具备的共同特点包括,货币发行国的国际信用强、币值相对稳定、国际贸易交易清结算方便快捷成本低廉、国际储备占比高等。同时人民币又有其独特性――政治性与人民性。

“真正强大的货币应当是成为一个国际货币。在国际经贸往来当中充当结算货币,发挥流通、价值衡量尺度等作用。”张伟称,人民币自2009年开启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以来,国际化地位显著提高,但较美元等国际货币的国际化水平还有较大差距。

不过,货币国际化是一个长期过程,是国家综合实力和金融市场发展的结果。人民币逐步走向国际化是我国国力增强和改革开放的历史必然,人民币国际地位提升,也反映出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发展的信心。

人民银行发布的《2023年人民币国际化报告》显示,人民币在全球支付中排名第五,2023年以来占比逐月上升,9月达到3.71%;2023年前9个月货物贸易中人民币结算的占比达24.4%,同比上升7个百分点,为近年来最高水平;在国际储备货币中排名第五,占比2.69%,目前已有80多个境外央行或货币当局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2023年5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宣布提高人民币在特别提款权(SDR)中的比重,从10.9%提升至12.3%。

中国进出口银行原董事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胡晓炼指出,中国秉承的国际关系和国际经济发展合作理念,为人民币国际化奠定了价值基础。人民币国际化以改革开放融入世界为内生动力,以全球化背景下各国经济合作互利为外部推力,形成了良好的发展势头。

近年来,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人民币国际化面对的国际环境较以前不同。在此背景下,人民币国际化仍然逆流而上,在周边、“一带一路”共建国家和地区使用较快增长。央行数据显示,2023年1~9月,我国与周边、“一带一路”共建国家和地区货物贸易项下跨境人民币结算量同比增速分别达56%和66%。

“这不仅是我国改革开放政策优化、政府信誉等因素发挥作用的结果,还是我国在扎实有序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中彰显出来的中国理念愈加深入人心的结果。”胡晓炼说,中国悠久的传统文化和价值取向,在促进本国主权货币走向国际、服务经济全球化、服务合作发展方面具有突出优势,可以预期未来在国际经济交往合作中,人民币的优势将会愈加凸显,越来越成为广受信赖的货币。

扎实推进

人民币国际使用

当前,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步伐加快,经营主体对人民币使用的内生需求增加,同时国际环境复杂多变。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局撰文指出,人民币国际化要顺势而为,继续坚持市场驱动、互利共赢的原则,扎实推进人民币国际使用。

“人民币国际化是方向、是趋势。”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朱鹤新表示,国家外汇局将在稳慎扎实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上持续用力。下一步还要聚焦贸易投资便利化,加强本外币协同,进一步完善跨境人民币相关政策和基础设施,更好满足境外投资者配置、持有人民币资产和风险对冲的需要,同时要积极支持离岸人民币市场稳步发展。

张伟认为,一个国家的货币能否成为一个强大的国际货币,关键在于它能否在国际经贸往来当中充当价值尺度,能否在贸易、投融资活动当中作为结算货币。因此,人民币的国际化将继续朝着“更保值、更便利、更多投资渠道”迈进,“最终依然取决于中国经济是否足够强大”。

张伟同时强调,在跨境贸易中是否以人民币进行结算,关键在于经济主体愿意选择何种货币来结算。“如果中国企业自身实力强,在国际贸易中就可以要求对方企业采用人民币结算。当然,只要人民币足够保值,经济主体也会自愿选择人民币”。

“在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上,数字人民币的前景无疑是巨大的。”中国人民大学交叉科学研究院院长杨东对记者说,人民银行近年来推动的数字货币桥是便利人民币跨境使用的重要落地场景,当前仍需人民银行以及各大商业银行积极推动。

此外,不少受访专家学者呼吁,人民币国际化要朝着实现资本项目下可自由兑换方向推进改革。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创始院长贾康对记者说,近些年,人民币“周边化”进程加快,但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更漫长的过程。过去,资本项目不可自由兑换是我们对抗亚洲金融危机的“防火墙”,但未来仍需稳步自拆“防火墙”,逐步实现人民币的可自由兑换。

不过,资本项目开放并非放任资本完全自由流动,而是以市场化的宏微观审慎管理政策替代行政管制手段的过程。“自由兑换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标志,但我们不是要以一个标志去推动人民币国际化。”重庆市原市长黄奇帆指出,资本项目下自由兑换绝不是现在要推进的事,应当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有序推进。

   【风险提示】根据外汇管理相关规定,买卖外汇应在银行等国家规定的交易场所进行。私自买卖外汇、变相买卖外汇、倒买倒卖外汇或者非法介绍买卖外汇数额较大的,由外汇管理机关依法予以行政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推荐阅读:

人保车险|车险与车船税

种业振兴取得积极进展

证监会同意纳睿雷达科创板IPO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