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三星堆的龙:实证中华文明多元一体

频道:旅游消费 日期: 浏览:24936

  提起三星堆,大多数人首先会想到造型夸张奇特的青铜人像、高贵神秘的黄金面具,却鲜少有人会留意到三星堆的龙。三星堆的龙形形色色,大小各异,有威风凛凛的,也有虎头虎脑的,甚至还有猪里猪气的。它们或立于权杖之首,或蜿蜒于神树之上,或盘踞于青铜器身,或镌刻于青铜人像的华服之上……奇异诡谲,神秘莫测。

  在中国农历甲辰龙年即将到来之际,本报记者来到三星堆,“探访”那里的龙,在神秘文明中寻找炎黄子孙共同的图腾和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实证。

  神的使者 从天而降

  “初步统计,三星堆各类文物上龙的数量不少于30个。”在三星堆博物馆新馆,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副站长许丹阳介绍,由于近几年新发现3号到8号祭祀坑的新出土文物还未完全清理出来,这个数量可能还会进一步增加。仅就目前三星堆龙的数量,在全国的遗址中已经算比较多的了,而且类型也很丰富。

  三星堆的龙从材质或载体来说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青铜器,一类是陶器,以青铜器为主。“青铜器中,龙形象也有不同的类别,一种是青铜器的构件,一种是相对独立的龙造型青铜器,还有一种就是青铜器上的龙形纹饰。”许丹阳说。

  在许丹阳眼里,其中最为瞩目的,当属三星堆1号青铜神树上的龙。

  青铜神树陈列于三星堆博物馆新馆最末一个展厅中央。在特意布置的星空穹顶之下,通高3.96米的青铜神树卓然挺拔,有直接天宇之势。树分三层,每层三簇枝丫;每枝上有一仰一垂两枚果枝,朝上的果枝上立有神鸟。在记录中国古代神话的《山海经》里,有屹立于东方和西方的“扶桑”“若木”神树。三星堆的巨大青铜神树,把古代中国“宇宙神树”展现出来,成了远古神话最直观的“实物样本”,诠释了千载传唱的关于“神树”“十日”和“太阳鸟”的美丽传说。

  就在这件神树的一侧,一条头上长角、昂首挺胸的“神龙”,睁着铜铃般大小的圆眼,缘树逶迤而下,前足踏于神树的山形底座上,麻花状的躯干向后翻起附于神树的主干上,躯干上伸出像人手掌一样纤细修长的后足,整条龙造型飘逸灵动又奇异诡谲,莫可名状。

  许丹阳认为,神树当时具有沟通天地的祭祀功能,而神树上的这条龙,则象征沟通人神的使者。它从天而降,下到人间,宣告神的旨意。

  “三星堆不少龙都是这样昂首挺胸、‘从天而降’的形态,具有很强的神性,这与三星堆龙的祭祀功能密切相关,同时也能反映出我们中国人昂扬向上、积极进取的精神。”许丹阳说。

  延续千年 多元一体

  从天而降的龙,沟通天地人神,展现了古蜀先民浪漫的想象力和非凡的创造力,深藏着对天地神祇、自然万物的虔敬,也是权力的象征。

  龙的身影频繁地出现在三星堆的权杖上。通高2.5米多的三星堆青铜鸟足神像顶端,站立着一个身着长衣、头戴高冠的青铜人,“他”手中便握着一件龙首权杖,还有另一条龙,俯在“他”的脚下。

  “三星堆龙的另一重功能就是作为权力的象征。这样一个人站在整个器物的顶端,代表‘他’身份地位非同一般。‘他’手上握的是一件龙首权杖,龙的文化含义就非常突出了,在中国历史上,与皇权、帝王相关的龙的形象是很多的。”许丹阳说。

探访三星堆的龙:实证中华文明多元一体

  还有1986年1号祭祀坑出土的青铜龙柱形器,一条长有羊角和山羊胡须的龙踞于柱首,独特的外形和神秘的气息令人敬畏。

  据专家推测,这件青铜龙柱形器下面原本应该连接着木质的杖身,只是出土的时候杖身已经不存了,就剩了杖头,这也是一件龙形权杖的一部分。

  作为权力的象征,龙的形象不仅出现在权杖上,还出现在三星堆最高“首领”的礼服上。

  三星堆博物馆新馆藏有数量众多的“宝贝”,最让人啧啧称奇、赞叹不已的,莫过于造型夸张、极具想象力的青铜雕像。而在三星堆众多的青铜雕像中,“青铜大立人”是独一无二的非凡杰作。

  1986年三星堆2号祭祀坑出土的“青铜大立人”人像高达1.8米,加上基座通高约2.6米,被称为“东方巨人”。“他”头戴高冠,面目威严,身穿窄袖与半臂式服饰,共三层衣服。衣服纹饰繁复精丽,以龙纹为主,辅配鸟纹、虫纹和目纹等,身佩方格纹带饰。有专家认为,“青铜大立人”是一代古蜀王形象,既是君王,又是群巫之长的“大祭司”。尽管我们无法准确判断‘他’的身份是国王还是大祭司,或者是集神权王权于一身的君主,但‘他’无疑是三星堆至高无上的人。

  中国丝绸博物馆副馆长周旸认为,三星堆的“青铜大立人”,服饰繁纹满饰,纹样工整,应是描摹一位身着“衮衣绣裳”的领袖主持隆重祭典的场景。而“他”外裳上的“团龙”纹样,与后世皇帝祭天时穿着的衮服一脉相承,是“龙袍”的雏形,反映了古代先民高超的丝绸织造技术和审美。

  三星堆的龙,不论是造型,还是背后的文化内涵和精神象征,都证实了三星堆是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重要组成部分。

  可可爱爱 创新创造

  三星堆的龙,既有像青铜神树、权杖上这样神性满满、威风凛凛的,也有虎头虎脑、可可爱爱的。8号祭祀坑的青铜虎头龙身像还没完全出土时,就“冲上了热搜”,网友们热议“三星堆发现一条虎头虎脑的青铜龙”,明明是一条龙,看上去却“虎头虎脑”,头上有龙一样的双角,却长着一对老虎耳朵,龙一样的兽身上遍布金底虎斑纹,乍一瞧活灵活现,十分可爱。尽管这头青铜龙看起来气场似乎不那么强大,但它的造型也是飞身向下的姿态。“表达的寓意是相关的,都是沟通人和神之间的一个桥梁。”

  8号祭祀坑还出土了一件“猪里猪气”的青铜龙,只因为它嘴部宽宽的,又比较突出,像猪鼻子一样,就把它叫做猪鼻龙形器,其实器物应该和猪没有太大关系。

  但是它造型实在太独特了,头上有角,双目突出,咧开的大嘴里整齐地排列着像人类一样的方牙齿,身体上均匀分布着鳞片纹样及一连串羽毛状的图案,形态奇特而优雅。

  “三星堆有一些不那么像龙的青铜龙,或者说是龙和其他动物的结合体,应是古蜀人想象中的神兽。”许丹阳说。

  许丹阳认为,三星堆先民在创作龙的形象时,充分吸收借鉴了中华大地其他地区的文化因素,但也并不是照抄照搬,而是结合三星堆文化整体进行了有益的创新创造,反映出三星堆属于中华文明,同时也具有创新性。

  龙凤共舞 上下同归

  三星堆的龙大多是青铜铸就,但有一件例外,这就是四川广汉联合遗址出土的龙凤纹陶盘,如今陈列在三星堆博物馆新馆一楼展厅内。

  联合遗址是三星堆东北侧的一个小型聚落,如果说三星堆遗址是都城,联合遗址就是京畿地区。2020年7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公布了联合遗址的考古发掘成果,其中有两件文物尤其显眼,其中一件是后来成为三星堆“网红文物”的小陶猪,另一件就是龙凤纹陶盘。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仁湘认为,这是一个陶器的盖子,圆弧的盖顶中央刻画着一只凤鸟,戴冠涡翅,起舞跳跃,动感十足。以凤鸟为中心,几乎环绕一周的是一条卷尾长龙,龙首扬起,口示长信,龙足高蹈,呈起舞之姿。

  古代中国的龙凤崇拜起源很早,艺术品中见到的龙凤造型一般都是独立存在,彼此极少有明确关联。到了商代,才开始出现“龙凤配”形制的玉器,殷墟妇好墓中就发现了凤鸟龙形冠以及龙凤并行的玉饰。联合遗址出土的陶盖上的龙凤纹饰,是表现龙凤密切关联的最早文物之一。

  “这个具有现代龙凤呈祥风格的艺术图案,是历史上最早的文创产品。龙凤共舞,龙凤呈祥,表达了古蜀人追求美好生活的热望。”王仁湘说。

  值得注意的是,与三星堆祭祀用品青铜龙有别,这件龙凤纹陶盘是平民用品,证实中国人自古对龙的崇拜和信仰,不仅为王侯贵族所用,也普遍存在于民间。“这让我们看到了民心民意所在,追求美好的心愿,上下同归。”王仁湘说。

  AI复原 探索未知

  据许丹阳介绍,在近几年的三星堆最新考古发掘过程中,新发现了数量众多的龙,丰富了三星堆龙的形象,“我们越来越认识到,在三星堆各类文物中,龙是非常瞩目的文化符号”。

  更让人惊喜的是,在8号祭祀坑里找到了1号青铜神树上那条龙的残缺部分。“我们发现了它的另一半,可以拼对修复起来,这样一来龙的形象就很丰富很完善了。”许丹阳说。

  考古学家和文物保护工作者正在充分利用AI等最新科技手段,为公众呈现更多三星堆龙的形象。

  “我们肉眼觉得应该能拼起来的,就把它分别进行扫描建模,然后通过计算机进行拼对。”许丹阳说。

  据了解,2023年3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与腾讯签约开展人机协同AI智能考古共创研发合作,基于专业文献,结合三维技术对青铜文物进行研究性材质复原,试点文物模拟拼接。

  已经成功拼对起来的龙形器物,目前已经有好几件。一件是青铜鸟足神像上的爬龙,以及青铜立人手里握着龙首的权杖。另外是青铜神坛,上面一共有4条爬龙,出土的时候两条在原位,另外两条脱落的部分,也通过AI和3D打印复原了,让观众更直观地看到三星堆龙的形象,以及龙在三星堆组合器物中的布局。

  尽管在考古发掘和研究方面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果,许丹阳认为,对三星堆龙的认识和研究尚未深入展开。

  “龙是中国人最熟悉的动物形象之一,它存在于距今数千年的三星堆,存在于祖先留存下来的珍贵文化遗产中。它代表的中华民族自尊、自信、自强的精神,流淌在每一个炎黄子孙的血液中。作为考古工作者的我们,应该更加努力,把三星堆的龙保护好、研究好。”许丹阳说。(记者 童芳 杨华 薛晨)

推荐阅读:

上周近140亿资金抄底ETF TMT类基金表现抢眼

欧元区核心通胀创一年新低,欧洲央行本周期最后一次加息或已结束

血氧仪月销售增长近6倍 个别公司对扩产表示谨慎